当前位置:主页 > 大家发论坛 > 正文

第五百七十五章 結局

发布时间:2019-10-08作者:admin来源:本站原创

?

  婧娘穿著一身水紅色的衣裳從她和蕭煜的寢室裡面出來,看著蕭煜笑著說道:「可是等了很長時間?」年份越久,他們兩個人之間的情感愈發的濃烈。

  「爹爹,娘親,我們快點過去吧!」安康和阿歡過來了,不過,嬌滴滴的聲音是屬於阿歡的。

  兩個孩子都是已經長大了,安康越發的老成,尤其是現在他在皇宮中給大皇子當伴讀,見識了皇宮中的一些事情之後這個孩子已經變的成熟穩重了。

  阿歡一直養在婧娘的身邊,平時婧娘並不會拘束她的個性,只要能夠將禮儀學好各方面都不錯婧娘就是不會多說什麼,所以現在的阿歡是一個無憂無慮的少女。

  婧娘並沒有從蕭煜的懷中出來,笑著對兩個孩子說道:「嗯,我們這就過去。你們兩個課時收拾好了。」

  「父親,母親已經好了。」安康說道,聲音裡面沒有什麼起伏,但是眼中的濡慕卻是一點都不少,顯然在父母的身邊安康覺得很是高興,只是已經不習慣過多的表露出來而已。

  阿歡卻是已經摟住了婧娘的胳膊,說道:「娘親,都已經收拾好了,我們快點過去吧,我想和大姐姐她們玩呢!」

  蕭煜看著母子女三個人之間互動,雖然沒有說些什麼,但是臉上淡淡的笑容卻是一點都沒有消失過。

  到了蕭府,孫氏已經是等在了那裡,看著婧娘過來了,還沒有走上前,身邊的兩個孩子卻是已經跑過去拉著阿歡跑出去了。

  孫氏這個時候才朝著婧娘走了過來,說道:「就想著你這個時候要過來了,夢姐兒要過來所以我就帶著她們兩個過來看看了。」

  如今的孫氏身上已經是有了主母的氣質,雖然看著婧娘臉上帶著笑容,可是身上還是能夠露出來淡淡的威嚴。

  婧娘笑著對孫氏說道:「你忙,何必過來呢!」主持著整個蕭家的中饋,每每到了過節的時候就是孫氏最忙的事情,大大小小的事情,也就是孫氏做慣了所以能夠應付過來,婧娘覺得要是自己一直這樣做的話肯定是不耐煩的。

  孫氏就說道:「這個功夫還是有的,而且總是在屋子裡面也覺得悶得慌,想著出來透透氣呢!」

  婧娘拉著孫氏的手:「你想著透氣,我可是不想的,覺得冷呢,今年雪大,偏偏今天聽了,化雪可是冷呢!」

  孫氏步子快了一點,說道:「這樣的話我們就快點進來,有熱熱的杏仁茶,你進去吃上一點就不會覺得冷了。」

  半路上卻是遇到了一個小男孩,看著兩個人畏畏縮縮的,這個男孩一出現孫氏臉上的笑容一僵,之後很快就是恢復過來了,然後有個嬤嬤急匆匆的過來了,拉著小男孩說道:「八郎君,我們快點進去吧!」

  這樣孫氏眼中多了一些不耐煩,雖然不是她親生的,可是到底是二房的孩子,如今卻是這個樣子,幸虧不是養在她身邊的,要不然還不知道外人會說些什麼呢!

  這個孩子就是當初王姨娘的孩子,婧娘不禁在想幸虧當初蕭榮不是樣子蕭二夫人身邊的,要不然恐怕是現在也是這個樣子吧,只是婧娘到底算是一個外人,並沒有說什麼。

  有了這樣一個插曲,孫氏明顯是不像一開始見到婧娘那樣高興了,婧娘推了推孫氏,說道:「你身子也是已經養好了,可是想過再要一個孩子,終歸還是需要嫡子的,他現在這個樣子以後恐怕是不能封侯拜相的。」封侯拜相算是一個客氣的詞語,婧娘很是明白現在這個孩子的樣子,又有蕭二夫人擔心孫氏會做些什麼事情,所以恐怕是以後真的不會有多麼大的成就的。

  孫氏想了一下,說道:「我會好好想想的。」當年的事情到現在在她的心中還是有一點介意,但是,孫氏也明白,不能夠再拖下去了,不為別的,她要為兩個女兒考慮,至於蕭榮,想一想這五年來蕭榮做的,孫氏心中其實是有波瀾的,可是,到底還是不能夠完完全全的放下,以後會是什麼樣子孫氏不知道,但是,她想無論是什麼樣子,她都能夠好好的過下去的。

  婧娘和孫氏去了正房,除夕沒有什麼事情,所以蕭家的女眷都是在那裡,五年的時間裡,蕭家又多了兩個奶奶,一個是三房的庶出蕭七爺的妻子蕭七奶奶,蕭三夫人不是那種刻薄的性子,所以給這個庶出的孩子選擇的是一個七品官的嫡出女兒,雖然是這樣,可是這個蕭七奶奶行事仍然是有些小家氣子,也許是覺得自卑,平時做事都是小心翼翼的,蕭八爺是蕭四夫人最小的兒子,所以選擇的妻子也是名門中的女子,性格很是活潑,平時見人都是笑盈盈的,但是婧冷眼看著蕭六奶奶和蕭八奶奶之間的關係並不是很好。

  五年的事情,讓蕭大奶奶臉上的法令紋更加的深刻的,平時見誰都是冷著一張臉,幸虧環哥兒有蕭國舅安排的先生教授,倒是現在也是看得出來一些出息了,至於蕭二奶奶在蕭家仍然是透明的存在,就算是自己的丈夫如今已經開始接受蕭家生意上面的事情,但是蕭二奶奶卻是改變不了了自己的性子,可是對於那個過繼的兒子還是很好就是了。

  「三嫂,四嫂你們可算是過來了,再不過來我可是就要被她們這些嫂子們欺負死了!」說話的是蕭八奶奶,平時就是一個很是活潑的性子,每一次見到婧娘都是極為熱情的。

  可是,認真的說起來婧娘並不是很喜歡蕭八奶奶這樣的熱情,因為蕭八奶奶的熱情裡面總是帶著一些精明和討好,不像是蕭六奶奶,就是坦坦蕩蕩的熱情,只是平時見面的時間也不是很多,所以婧娘也不是很在乎就是了。

  孫氏就笑著說道:「就你這一張利嘴你不去欺負別人就是謝天謝地了,別人又怎麼敢去欺負你呢!」

  聽著孫氏這樣說蕭八奶奶也不介意,臉上仍然是笑眯眯的,問婧娘:「怎麼不見安康和阿歡?」

  「阿歡跟著夢姐兒走了呢,安康去了祖父那裡。」婧娘說道,然後又問懷有身孕的蕭五奶奶和蕭六奶奶感覺身子怎麼樣。

  蕭五奶奶和蕭六奶奶一向關係比較不錯,兩個的丈夫同時考上進士,名次差不多,如今都在六部中當一個從六品的小官,這不懷孕都是同時懷孕的。

  蕭五奶奶笑著說好,蕭六奶奶則是吩咐人給婧娘端上來一杯杏仁茶:「外面喝一點驅驅寒氣。」

  婧娘就順勢坐在了兩個人的身邊說話,孫氏還要去安排年夜飯的事情自然就是先離開了。

  蕭八奶奶原本並沒有和蕭五奶奶蕭六奶奶坐在一起,但是看著婧娘坐在了那裡,眼珠子一轉也是到了婧娘這裡,笑道:「三位嫂子說什麼悄悄話呢!」

  婧娘則是在心中嘆氣,一家人相處總歸是有磕磕絆絆的時候,這不就是已經體現出來了,只是蕭八奶奶也不過精明大了不讓人喜歡而已,別的倒是沒有什麼,在一起總歸還是能夠說上幾句話的。

  蕭二夫人幾個人並沒有在這裡,一直等著到了中午吃飯的時候才過來,中午吃的是鍋子,卻不是一個大銅鍋擺在桌子中央,而是每個人的面前都是有一個小銅鍋,然後裡面有兩種湯底,一個辣的一種不辣的,這是京城這幾年剛剛流行起來的吃飯,一家人這樣吃著鍋子很是不錯。

  婧娘夾了幾片羊肉放在面前的鍋子中,看著身旁的阿歡總是吃辣的,就夾了幾樣蔬菜放在了阿歡的不辣的那一邊中,說道:「多吃菜,還有辣的不能夠吃了,吃過了上火。」

  阿歡笑著說道:「娘親,青蘭準備了金銀花茶,等著過一會兒喝一杯就可以了。」雖然這樣說著,可是接下來還是按照婧娘說的多吃了清淡的蔬菜,阿歡雖然性子有些活潑,但是該明白的事情都是明白的,同時也是知道應該怎麼做。

  婧娘看著阿歡聽話就不再多說什麼,其實自己平時並不怎麼去約束阿歡最大的原因還是因為阿歡很聽話,而且心中有一桿秤知道自己應該去做些什麼。

  吃過午飯之後婧娘帶著阿歡去休息,男人們還是在蕭國舅的屋子裡面,蕭國舅年紀已經很大了,可是這些年因為操心的事情少,反而是身子更加的好了。

  蕭國舅考校幾個曾孫輩的孩子們學問,其實環哥兒和安康回答的最好,如今安康是大皇子的伴讀,在宮中本來就是有名師教導,又加上董家江不時的知道,所以安康的學問真的很好,要不是安康不想過於出頭和家中的兄弟們生分了的話其實安康要比環哥兒厲害的。

  只是,安康覺得爭執這些實在是沒有必要,沒看到自己表現的和環哥兒不相上下環哥兒都是有些不滿意嗎?這一點安康是很是看不上的覺得環哥兒這樣還不如下面的幾個兄弟,人要是不心胸豁達的話其實走不遠的。

  蕭國舅怎麼會看不出來安康的藏私呢?可是就是因為這樣蕭國舅對於安康更加的看重。

  蕭煜幾個兄弟說這話,無非就是朝廷上面的事情,如今皇上愈發的將權力掌握在自己手中,偏偏這個皇上又是那種任人唯才的,所以只要你有才能就不會發揮不出來自己的作用。

  總而言之,也是因為皇上這樣的手段,所以整個大夏是越發的富強起來了,而且有才能的人總能夠找到自己的位子來實現自己的抱負,總而言之,現在的大夏是國泰民安。

  蕭榮看著那幾個活潑的孩子,可是偏偏沒有自己的兒子,對於這個兒子他是真的期待過的,可是期待之後卻是更多的失望,慢慢的也就不再怎麼期待了,這樣之後,蕭榮更加想要和自己妻子生下來一個孩子,一個聰明的男孩。

  只是想著孫氏對於自己的不冷不淡的態度,蕭榮就是覺得心口悶悶的疼。可是也知道其實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所以他現在想要做的事情就是盡量的彌補,希望有一天他的妻子能夠原諒他。

  除夕夜,一家人分為了三個桌子熱熱鬧鬧的聚集在一起,婧娘笑著看著坐在男人桌子那裡的蕭煜,這個男人,他從福建回來之後就是一直和她一起度過每個節日。

  婧娘朝著蕭煜微微一笑,然後低下頭,孫氏則是促狹的朝著婧娘笑:「你們兩個,都是已經老夫老妻了,怎麼還這樣膩歪。」

  孫氏給婧娘加了一筷子油燜筍,說道:「快點吃吧,再讓你這樣說下去恐怕是我飯都是吃不下去了。」雖然是嫌棄的語氣,可是孫氏知道自己是羨慕的,這些年,其實一個人的時候她也想著能夠有一個人陪著她,她不敢去想象若是以後漫長的幾十年都是她一個人的話日子是多麼的艱難。

  婧娘能夠察覺到孫氏心中的苦澀,也給孫氏夾了一筷子菜,說道:「若是真放不下的話,就勇敢的接受吧,其實,看得出來,他也是有心。」

  飯後,蕭七爺蕭八爺帶著家中的男孩子們到外面放鞭炮,但但是男孩子,對於鞭炮這樣的東西都是極為喜歡的,就是穩重如安康,現在眼中也是有著躍躍欲試。

  這個時候男人們和女人們都是在大堂裡面,這裡放置了四個炭盆,還有地龍一點都不會讓人覺得冷,蕭國舅習慣的早睡,所以已經去睡覺了,可是其他的人還是留在這裡說笑著。

  婧娘站在窗戶前,剛剛多喝了兩杯果子酒,所以現在覺得臉熱熱的,在窗戶面前會讓人舒服一點。

  蕭煜看到了婧娘,就從蕭六爺那裡拿過來了一個烤地瓜然後去了婧娘這裡,說道:「要不要吃。」

  喝了一點酒的婧娘臉色酡紅,又是不同於平時的嬌媚,讓蕭煜看著只覺得口乾舌燥的。

  地瓜烤的橙紅冒油,甜甜的,婧娘說是吃兩口,可是最後就著蕭煜的手吃了三四口才停下來。

  見此,蕭煜也就不再逼迫婧娘繼續吃,自己將剩下的吃了,婧娘笑著說道:「你記得嗎,有碑廓鎮有一年的中秋節,你也帶著的烤地瓜來的,那個時候我吃下了一個呢!」

  蕭煜將婧娘的一縷發挽到了耳後,說道:「是不是那個時候你就已經對我上心了?」

  守夜的事情可以守夜,也可以不守,看著蕭煜的樣子婧娘怎麼會不知道蕭煜心中的想法呢?但是拒絕的話她說不出來,所以點點頭,帶著羞澀跟著蕭煜離開了。

  大堂裡面熱鬧無比,根本就是沒有注意到婧娘和蕭煜的離開,一直等著說書的先生過來了孫氏抬起頭來找婧娘,然後發現沒有了婧娘的蹤影,又看著蕭煜也是不在這裡,心中瞭然。

  蕭榮這個時候看向孫氏,孫氏先是微微一愣,然後朝著蕭榮一笑,轉過頭,聽起來了說書。

  這一笑讓蕭榮心中充滿的喜悅,他覺得他們兩個人之間到底還是沒有走到山窮水盡。

  第二天婧娘一臉春意,想著今天早上要去進宮拜年,所以蕭煜到底是沒有狠狠地折騰婧娘,只是要了兩次就不再多要了,然後帶著婧娘睡覺。

  吃過了早飯,婧娘將準備好的壓歲錢給了兩個孩子,兩個孩子都是高高興興的,其實阿歡更高興的是今天能夠見到大皇子。

  宮中的蕭太后越發的喜歡孩子,平時隔上五六天就會讓阿歡或者是和家中的其他女孩進宮,今天過年,蕭太后直接說了讓蕭家的孩子們都進宮她看看,而這個時候大皇子必然會在蕭太后的宮中等著。

  過了一年阿歡已經九歲了,婧娘隱隱的能夠明白大皇子的心思,所以其實並不是很同意讓阿歡和大皇子走的很近,私心裡,婧娘不願意讓阿歡加入皇宮的,但是看著阿歡興高采烈的樣子,婧娘一時之間竟然是不知道應該怎麼和阿歡說。

  最終蕭家的女眷們是在二門集合的,見到了都是笑著說「過年好」,若是孩子們上前的話則是會給孩子們紅包,裡面裝著的銀子是多是少先不說,終歸孩子們受到這些紅包會覺得高興。

  進宮婧娘一行人並沒有在皇宮外面等著,而是在素錦的引導下去了蕭太后那裡,過去的時候不單單是大皇子在那裡,就是寧娘也是在的,五年的時間,寧娘調理好了身子,現在看著臉色很是紅潤,雖然不能夠有孩子了,但是這五年的時間皇上一直都在在寧娘那裡再也沒有寵幸過其他的女子僅僅是這一點就已經是讓別人刮目相看了。

  婧娘點頭答應下來了,她們兩個人的關係一直都是很不錯,這個時候人多倒是不適合多說什麼。

  大皇子去了阿歡這裡,笑著說道:「阿歡,我準備了好東西,跟我來,你一定喜歡。」

  「嗯,我們快點過去看看吧!」阿歡笑著說道,在大皇子面前阿歡甚至是覺得比在自己的哥哥面前還讓她覺得自在。

  蕭太后看著兩個孩子陷入沉思,最終微微搖頭,她終歸是老了,所以何必去考慮這些事情呢!孩子們最終怎麼樣就看孩子們的便是。

  這樣想著蕭太后豁達起來了,開始和蕭二夫人說幾句話,這些年來,她坐著自己喜歡的事情,慢慢的心態平和起來了,以前的時候是極為看不起這個二嫂的,可是現在倒是也能夠說上幾句話了。

  鳳華宮中,皇后臉色有些難看,她已經很瘦了,穿著皇后的衣裳看起來極為的不協調,婧娘甚至是覺得她頭上戴著的東西能夠將她的脖子壓斷。

  皇后臉色很是難看,帶著難以排解的鬱氣在裡面,也就是這個鬱氣讓她的身子愈發的不好,原本今天她是不能夠從床上下來了,畢竟她實在是病的厲害,只是到現在她還是享受著別人朝著她下跪的那種痛感覺,所以她還是過來了。

  因為命婦們的朝賀,皇后覺得很是愉悅,臉上出現的潮紅,只是這樣的潮紅到底是病態的,讓人覺得有些難看,但是皇后並不介意只有這個時候,她才能夠覺得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她很是享受,到現在,她還是不後悔當皇后,她本來就是已經母儀天下的。

  鄭國公夫人看著明顯已經魔怔的女兒,心中覺得苦澀,但是含有番茄的加工品一般酸性都很高,另内部玄机b眼睛酸酸的,努力忍住了,五年來,皇上從來都是沒有待見過自己的女兒,也沒有待見過鄭國公府,到現在他們終於明白了就算是她的女兒成為的皇后也是不能夠改變鄭國公府的沒落,所以到現在鄭國公府真的是已經不行了,他們不禁在想要是當初鄭月娥沒有成為皇后是不是就不會成為這個樣子呢?

  婧娘想明明現在的皇后只有二十多歲而已,可是看著卻是已經三十多歲的樣子,她的臉上再也沒有了當初的傲氣,剩下的只有刻薄和尖酸,婧娘努力回想自己第一次見到皇后的時候皇后的樣子,卻是發現那個時候的鄭月娥已經模糊了。

  心中暗暗嘆了一口氣,婧娘還是覺得有些可惜的,其實,只要鄭月娥不成為皇后她的日子就不會像現在這樣不堪的,但是,到現在鄭月娥也是沒有看明白這件事情吧!

  只是,無論如何,這些和她沒有什麼關係,她只是感嘆一聲,之後就是沒有過多的情緒了。

  拜年之後,蕭家的人都是回去了,婧娘則是和寧娘去了瑞和宮,如今的瑞和宮裡面擺放的東西看著很是舒適,而婧娘知道這些東西個個都是價值不菲,現在寧娘手中還是有著鳳印,所有宮中上下都是巴結著寧娘,有什麼好東西都是想送到寧娘這裡用。

  寧娘笑著對婧娘說道:「一直想著找你好好說話,總算是今天才有空。」她掌握著鳳印,後宮中的事情她都是要知道的,所以年前她就是想著婧娘也是沒有空讓婧娘過來的。

  雖然說這些年寧娘身上的氣勢越發的足,可是婧娘和寧娘之間的感情一點都沒有變化,相反,兩個人更加的親密起來了。

  寧娘說道:「其實,我現在根本就是不願意管那些破事,倒是你,明明也是要管理一個府中的事情,怎麼看著還是那樣悠閑呢?」手中的大大小小的事情寧娘是真的不耐煩去理會的,但是她想為他空出來一片安寧的地方,能夠讓他在處理完一天的事情之後好好的歇息一下,所以後宮的事情就算是她怎麼不耐煩也是想著好好的去做。只為他空閑的時候不必因為後宮的時候煩惱。

  婧娘就說道:「其實也簡單,我就是把府中的事情詳細的分工了,然後讓指定的管事管著,平時若是出現什麼差錯的話就去找那個管事就好,同時也會有一定的獎勵措施,所以這樣我手中的事情倒是不多了,其實,這些你應該更加明白才是。」

  寧娘眼睛一亮,懊惱的拍著自己的頭,說道:「在這裡生活的時間常理,我倒是已經將現代的時候忘了,可是,我倒是可以參照現代的管理模式呢!」

  婧娘留在寧娘這裡吃了一頓午飯,然後帶著安康和阿歡離開了,臨走的時候大皇子有些捨不得,對阿歡說道:「別忘了。」

  看著兩個孩子親密的樣子,婧娘嘆了一口氣,說不定她還真的阻止不了啊,想一想就是覺得煩惱。

  坐在馬車裡面,阿歡抱著婧娘的胳膊,說道:「娘親,正月十五的時候大皇子哥哥要帶著我看花燈。」

  婧娘還沒有說什麼,坐在旁邊的安康就是周圍眉頭說道:「阿歡,你現在已經大了不能夠和大皇子這樣親密了。」

  聽到這話阿歡有些不高興,可是也是明白這樣的道理,低頭沒有說話,其實,她知道不應該和大皇子這樣親近了,但是她忍不住。

  婧娘摸摸阿歡頭上的花苞髻,說道:「阿歡,一切你心中有數就好,等著你十歲之後就真的不能夠這樣親密了。」

  第二天年初二,婧娘和蕭煜帶著兩個孩子回了娘家,董家到現在再也不會有人說是底蘊不夠了,雖然只是短短的五年,但是因為有董家江父子三個人,所以董家現在真的是蒸蒸日上,不僅僅是這些,興哥兒,曦哥兒昭哥兒三個孩子如今也是京城中有名的後輩,再加上一個在宮中受寵不斷的珍貴妃又有誰能夠小瞧呢?

  如今董書博和霍吉文還是在福建,據說今年年末的時候就是能夠回來了,而明哥兒也是已經從福建回到了家中開始啟蒙,值得一提的時候霍吉文又連續生下來兩個兒子,現在霍吉文最想要的就是一個嬌嬌軟軟的小女兒。

  林氏帶著家中的孩子還有妯娌在這裡等著,二房的人還是住在董家,大房的孩子們也是在董家,倒是現在的董家很事兒熱鬧。

  二房的人如今在董家江和董書凱的壓制下小動作不斷,可是出格的事情卻是沒有做過,董家海如今就是一個混不吝的,想著接著自己女兒貴妃的名頭做些事情,可是寧娘卻是並沒有打算將這樣的名頭來給自己的父親用,所以到底董家海也是沒有翻出來多大的浪花。

  林氏看著婧娘過來了,笑著說道:「母親說你這個時候應該就要過來了,果然你們就來了。」

  和林氏寒暄了一下,婧娘就是帶著兩個孩子去了秦氏那裡,秦氏看著婧娘過來了很是高興,拿出來了早就準備好的紅包給安康和阿歡,同樣的又給了婧娘一個。

  秦氏對婧娘說道:「興哥兒,媛姐兒還有英姐兒的婚事都是已經定下來了,人家也是不錯,就是嬌姐兒的婚事倒現在也是沒有一個著落。」

  婧娘想著自己剛剛進門的時候一瞥而過嬌姐兒的樣子,可不是一個弱柳扶風,現在嬌姐兒已經十四歲了,並不是沒有人家求娶,相反,求娶的人家實在是太多了,一來是看中的嬌姐兒的姑母就是珍貴妃,還有就是嬌姐兒的容貌了,這些都不算是正經的人家,董家這裡又怎麼會原意呢?

  婧娘看得出來秦氏是真的是覺得憂愁,就說道:「這是嬌姐兒的緣分還沒有到呢,等著到了就好了,娘親,你也不用過於擔心了,有道是兒孫自有兒孫福,對於,興哥兒的成親的日子就要定下來了吧!」

  婧娘轉移話題,秦氏也就跟著轉移了,說道:「嗯,成親的日子是今年的三月份,到時候董家大房的熱都是會過來了,郭家的人也過來,杏娘現在還好,倒是桃娘也是不順,生了兩個女兒之後再也沒有音信,聽說去年十月份的時候宋家的二爺已經納了一房妾室了,如今也是有了一個月的身孕,也是不知道以後桃娘怎麼辦!」

  桃娘終歸還是和上一世一樣的命運,婧娘在心中暗暗嘆了一口氣,說道:「娘親你也不用擔心,等著桃娘過來的時候讓進城的大夫看看給桃娘調理一下身子,到時候一定會沒有事的。」

  「對,還有一個葉太醫,讓葉太醫幫忙看看。」秦氏急忙說道,畢竟是自己的侄女,秦氏總歸是希望桃娘能夠好的。

  如今葉言已經是太醫院的醫正了,尋常人家根本就是難以請來葉言看病,但是葉言和蕭煜還有婧娘的交情在當年婧娘和蕭煜下江南的時候就是已經有了,所以還是能夠請來的。

  聽著婧娘勸解,秦氏心中總算是不覺得擔心了,覺得似乎是什麼事情都是能夠好的,就笑著和婧娘說起來了小孩子們。心中想著還是小孩子好,就在眼前看著,根本不用擔心他們的婚事的事情。

  吃午飯的時候一家人坐在一起,董家江笑眯眯的,在京城的五六年的時間他覺得自己想要的都有了,如今董家再也不會被人家小看了,每每想到這些董家江做夢都能夠笑醒。

  董家江喝了一杯酒笑眯眯的,覺得自己不算是辜負了董家列祖列宗的期望,董書凱看著父親的樣子,想父親將董家做到了這樣的程度,他會讓董家越來越好。

  他口中有些酒味,讓婧娘也有些微醺,她真的期待能夠和他出去看看,說道:「好,不過我想先去碑廓鎮看看,那裡有著我們兩個最初的記憶呢,我想去看那綉針河畔的梔子花。」

  春,扶柳依依,婧娘和蕭煜站在船上向過來送的人擺手,她們要啟程去碑廓鎮,看看那一樹在清晨沾著露珠顫顫巍巍開放的梔子花。

  寫到這裡,正文已經完了,接下來的正文我會準備在考研結束之後寫,定下來的有寧娘和皇上,孫氏和蕭榮,大皇子和阿歡,顧景然和靜榮郡主,大哥,大哥和凌二,二哥和霍吉文,桃娘,霍吉柔,葉言,郭家(郭怡房和郭大奶奶)。

  暫時就是以上這些,親們若是還有想看的的和我說哦,總而言之,珞珞謝謝大家的支持~

????????? ?
?

上一篇:5大关键词看2019工业互联网全球峰会

下一篇:IT•互联网

开奖结果| 静心阁资料大全| 港妹图库自选商城| 香港全年资料内部公开杀肖公式| 香港马会李大仙快报| 开奖结果今期开奖结| 黄大仙特马王311211图| 生肖号码统计器软件| 四肖期期中特免费公开| 香港马会正牌挂牌|